您现在的位置:

大众养生 >> 正文 >

名院名医 | 当医生是这辈子最幸福的事

.hzh {display: none; }

  名家介绍

  郭应禄,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医科大学第一医院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北京医科大学泌尿研究所名誉所长,北京大学泌尿外科医师培训学院院长、国家泌尿、男生殖系统肿瘤研究中心和卫生部泌尿、男生殖系统肿瘤医疗中心主任。是我国新一代泌尿外科和男科学学科带头人,创建了中华医学会男科学会。主持研制成功中国第一台体外冲击波碎石(ESWL)样机并用于临床治疗肾结石。获首届吴阶平—杨森医药学研究一等奖和第十一届吴—杨奖的特殊贡献奖,享受政府特殊津贴待遇。北京军海癫痫病医院

  做事先做人,做医生先做好人。只有考虑病人比考虑自己多,把病人的利益放在第一位,才配得当医生。学做人,是一生一世的事。

  他身材魁梧,满头白发,拿着麦克在台一站就是一个多小时;他讲起课来声音洪亮,幽默风趣,还不时拿起果盘里的橘子打个比方;他鼓励听课的医生们发问、讨论,看着来自全国各地操着不同口音的医生激烈讨论时,他眼里充满期望的光芒,微笑着给出建议……这位已到耄耋之年的老人,正是中国工程院院士郭应禄教授,周围的人亲切地称他“郭老”。

  2011年11月26日,在北京密云举办的“前列腺增生治疗新技术研讨会”上,记者见到了郭院士。连续三个多小时的讨论会让他脸上略显疲惫,但精神却十分矍铄,欣然接受了记者的专访。难怪有人说,郭老一见到病人和学生,脸上喜、怒、哀、乐四种表情就只剩下喜和乐两种了。因为在他看来,看病、科研、教学就如同生命的甘泉,带来的都是快乐与幸福。

  从班里的“土大个”到医学院高材生

  1930年,郭应禄出生在山西省五台山下的定襄县农村。在他很小的时候,父亲考入北京大学医学院学习,后到天津行医。当时社会动荡,战乱频繁,郭应禄与母亲一起生活在山西,十分清苦,还一度与父亲失去联系。直到1942年,他们才去了天津,全家团聚。

  到天津那年,郭应禄已经12岁了,却还没读过书。进入学校后,从小身材高大的郭应禄成了班级里的“土大个”,他操着一口山西话,土头土脑的,一个小朋友也不认识,老师讲课也听不太懂,但他对书本产生了强烈的兴趣。在私塾补习半年后,他直接跳级读了三年级,一年后又转读五年级,六年小学他压缩成三年读了下来,后来顺利进入中学。

  “小时候除了上学,我大部分时间都跟着父亲在医院里度过。”郭院士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有条不紊地说,从小看着父亲治病救人,觉得当医生非常了不起,于是下定了考医学院的决心。考大学时,他将五个志愿全填成了医学院,最终顺利被第一志愿北京大学医学院录取,成为了一名帅气的医学生。

  意外当了几年烧伤专家

  本科毕业后,郭应禄师从我国泌尿外科奠基人之一吴阶平教授学习,随后进入医院工作。文化大革命时,郭应禄因为参与一次烧伤治疗,没被下放,继续留在医院,成了一名“烧伤专家”。

  1968年11月1日,郭应禄突然接到一项紧急任务,去抢救一位严重烧伤的年轻女工。原来,北京礼花厂发生了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火,年仅18岁的女工王世芬为了关闭车间电闸,防止火势蔓延,冲进烈火,被严重烧伤(总烧伤面积98%,三度达88%)。郭应禄作为泌尿外科医生被紧急调往王世芬救治组。经过几十次手术,王世芬终于脱离了生命危险。郭应禄也因此意外成了烧伤专家,开始辗转全国各地,治疗烧伤病人。

  由于父亲被打成了“反动学术权威”,家人也受到牵连,郭应禄妻子精神受到严重刺激,他一边要照顾妻子,一边还要治病救人。在乐观的郭应禄看来,自己却是幸运的,因为一直没有离开医疗一线。

  用50年时间去赶超

  文化大革命后,郭应禄与吴阶平等老一辈泌尿外科专家一道,为筹建我国第一个泌尿外科研究所,开始四处奔走。

  “我们是打心眼里着急啊!”提起当年的情形,郭老感慨万分,“当时我国的泌尿外科水平与国外差距很大,亟须专门的研究机构,培养更多的医学人才。我最大的心愿就是把中国的泌尿外科建设成世界一流水平,为了这个目标,我们需要追赶,更需要超越。”

  经过50多年的勤苦努力,中国泌尿外科终于从无到有,从弱到强发展壮大起来。2006年,国际上规模最大、水平最高的美国泌尿外科年会破天荒地开辟了华人会场,会上,大会主席亲自向郭应禄颁发了“终身成就奖”。

  有一段时间,每天从医院旁边胡同经过的郭应禄注意到墙上的“牛皮癣”广告,并得知不少男性患者上当受骗。于是,他开始酝酿成立我国正规的男科学机构,为患者提供正规治疗,为社会培养专业医师培训。几经努力,1995年,中华医学会男科学会成立;同年,北京医科大学泌尿外科培训中心组建;1999年,北京大学男科病防治中心成立……每一个历史性的事件都与郭应禄的名字紧紧连在一起。

  做医生先要学会做好人

  如今,已经80多岁的郭老还坚持出诊,活跃在在诊疗、教学前线。他常常对学生们说:“做事先做人,做医生先做好人。只有考虑病人比考虑自己多,把病人的利益放在第一位,才配当医生。学做人,是一生一世的事。”

  郭老认为,好医生的基本条件是医疗水平扎实;其次,一定要把病人的利益放在第一位;此外,还要从细微处关心病人,询问病情时尽量绕开患者敏感的话题,让患者在治病的同时,也得到心灵上的安慰和心理调节。

© http://jkcp.bdwlc.com  食疗养生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