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养生知识 >> 正文 >

是什么决定你独一无二的性格

  人格来自进化?北京军海癫痫病医院

  一样米养百样人。生命最显著的特征就是,在生活中我们每个人都大不相同:一种崭新的社会环境对某个人是一种乐事,而对另一个人则可能是昼夜焦虑的原因;一些人热衷攒钱,而另一些人有钱就花。人们的这些差别到底从何而来?为什么我们每个人都有不同的人格?为什么自然选择没有定向追踪最适宜的人格,而是允许这么多的性格存在?

  由于人格研究正在走向更为科学的方向,人们已开始理解神经生物学的基础,并观察到每种人格特征对某种特定环境的益处和对其他环境的代价。人们可能倾向于认为一些人格类型要比另外一些人格类型更理想,但是这些新观点却清楚地表明并不存在“最好的”人格。实际上正是这些形形色色的人格组成了大千世界。

  五大“调节器”

  心理学家认为,人格特性就像我们大脑里的恒温调节装置,每一种人格都调节着一定范围的行为和态度。这些行为和态度中的一些项目是相互联系的。比如,那些喜欢高度竞争、高声音乐和旅游的人也趋向于有比较高的性驱动。那些有着某种特别的恐惧、或者总是趋向于担心各类事情的人则更倾向于抑郁。同样,一般那些不能抵御住诱惑而吸毒成瘾的人,发展出赌博和反社会行为问题的可能性也会增多。

  从这种相关关系中,心理学家推断,在人们体内存在着一些数量有限的“调节器”。在过去几十年中,心理学界已经达成了共识:五大关键的调节器可以说明人格的绝大多数变异。“五大”包括外向性、神经质、尽责性、开放性和随和性,将人格分成了五个轴线,适用于所有的个体。每个人的人格可以用很多现有问卷中的一个测试出来,这些问卷上有5个不同的分数,通过问卷测试可以获得无数独一无二的人格特征。

  因此,不管你处在“五大”的任何位置,都能显示出一种特定的人格。一个人的外向水平显示在其对快乐的追逐或对危险承受活动的反应上,对于绝大多数内向的人,似乎不会发现这类活动有什么奖赏之处;当事情变得有危险或威胁之时,或者你感觉到如此时,神经质这种人格特质正是关键,高度神经质的人就会变得很焦虑或者紧张,而那些在神经质项目上得分低的人将不太受影响;尽责性全部在于目标定位,这个分数高的人严格按照计划或原则办事;随和性在我们的私人关系中占有显著位置,高度随和的人会留意他人的需求和情感,低分的人不大能看清这些线索;开放性决定一个人对各种见解的反应,高分的人喜欢接受具有审美的、隐喻的和深奥的想法,低分的则回避这些想法。

  人格与大脑结构

  神经科学家现在开始将“五大”和大脑结构联系起来,每种性状都代表着一种生理反应的强度和极限,而且这些反应依次取决于大脑中特定的或专门的神经生物学机制。

  就拿神经质来说,神经科学家现在已经知道,哪一部分的脑区与受到威胁的反应有关:大脑中一个叫做杏仁核的结构中存在着一个回路。磁共振成像扫描显示,那些在神经质项目上获得高分的人与低分的人相比,杏仁核具有较高基准水平的代谢活动。高分者的杏仁核对痛苦的刺激反应也表现出较高的活动。甚至连杏仁核的大小都显示出和一个人的神经质得分成比例的迹象。这的确令人惊异,这些由人格心理学家使用的简单的、自我评定的问卷所测定的神经系统竟然可以由客观的科学技术手段来验证。

  外向性也可以从大脑中找到答案。在人们的中脑有一套对预示奖赏的刺激产生反应的结构。这些奖赏可能是甜食、金钱,也可以是一组异性的图片或成瘾性药物等等。这个奖赏中心取决于神经递质多巴胺。在外向性的得分和一个人对多巴胺样药物的生理反应之间存在一个线性相关,这表明,外向性是大脑奖赏系统快速响应的外在表现。虽然人们还不了解个中原因,但那些在外向性上得分高的人甚至会有比较大的奖赏结构。

  尽责性包括在某种长期目标或计划服务中直接反应的控制能力,牵扯到前额叶皮层的部分脑区。人们正是通过对大脑损伤的研究才了解这部分脑区。大脑成像揭示,那些有冲动控制问题的人在大脑右前额皮质的活动比其他人低。另外,有一项对患有注意力缺乏和多动障碍的男孩所进行的研究发现,这些孩子的前额皮质体积比正常孩子小。

  人们还不知道大脑的哪种机制是随和性的基础,但已经找到了一些牵扯某些特定脑区的神经生物学证据,所以,也许过不了多久,研究人员就可以解开随和性的真相。

  第五个人格特征是开放性,至今,科学家对这种大脑机制知之甚少。

  因此,对“五大”中的每一个性状,我们都可以试探性地鉴别出与一种大脑机制相联系的生理反应。这些多样化系统途径对人们不同行为方式的趋向做出了解释。

  当然,光凭我们内在的调节器设定装置并不能决定我们的行为,行为取决于大脑与环境之间复杂的交互关系,但后者的影响有限。假如我们了解到某人的人格,即便在我们从没见过他的情况下,我们也可以很好地预测出他们的反应。此外,这些设置在一个人的生命周期中似乎是相当稳定的,反映出人格中有实质性遗传成分。

  进化的人格

  人们一直较少注意为什么进化会留给我们如此多样的人格。从理论上说,在进化的激烈竟争中,具有不同基因的个体接受选择,最终获胜的应该是某一种特征。那么,为什么还有这么多的不同人格呢?随着近年来研究人员开始考虑野生动物的基本性格特征,对于进化如何影响人格的疑问也开始变得清晰起来。

  荷兰格罗宁根大学的奈尔斯·丁格曼斯是这项研究的先锋人物。他和他的同事通过对一种叫做大山雀的小鸟的探索行为进行研究,建立了其遗传变异的模型。一些鸟遗传了高度探索的个性,另外一些鸟的个性则表现出谨慎。研究人员测量到野生大山雀的这种性状,并将其与这些鸟的三年(1999年~2001年)存活情况联系起来。结果发现,对于雌鸟,探索个性得分越高,在1999年和2001年的存活可能越大。在这两年中,食物短缺,鸟儿更加分散对其生存有好处。但是在食物资源比较丰富的2000年,那些得分低的雌性就更容易存活。显然,食物很丰盛时,鸟儿还分散到很远的地方去觅食是一种不必要的冒险。

  这一研究与其他类似研究一道得出了一个有力的论点:一个性格特征的最佳水平取决于当地生态环境的细节。当这些具体细节随着时空发生戏剧性改变时,自然选择就不能固定在一个单独的最佳存在方式上。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大山雀的种群既包含探索的又有谨慎的个体。

  这种发现显然也适合于人类。为了验证这个观点,英国纽卡斯尔大学的丹尼尔·奈托分析了545个外向性得分在一定范围内的英国成年人。结果发现,高分的人性伴侣多,经济和职业前程都好于平均水平。但这些人也容易出事故或上医院,而且他们的家庭生活也不太稳定,因为这类男性更容易离婚,到最后经常不会和子女住在一起。所以把外向性想成一种纯粹的幸事挺吸引人,但事实却并不是这样的。高度外向的性格会把你吸引到某种情境中,给你带来某种类型的生活机会,你在某种环境下会干得很好。但是你的这种人格也将承担风险,它还可能堵上了一些可能离你更近的可选之路。

  我们也可以用“五大”中的另一个性状——随和性来说明这个原则。高度随和的个体有着很好的社会关系网和支持。这是因为他们考虑了周围人的心理状态,所以能吸引或留住朋友或同盟者。然而,为别人的需要付出了时间和努力,却招致他们要承受着自己的日程规划遭受损失的代价。所以,对于领衔人物和艺术家这些需要按照自己的意愿把自己放在首位和焦点的人来说,随和性是他们成功的一个负面因子。那么,什么是最适宜的随和性水平呢?除了那种有依赖型人格障碍的极端情况,没有一个正确的答案。无论你的随和性处在什么水平,都各有其利与弊。

  同样地,高度的尽责性可能有助你完成工作,但也能让你无法看到其他一些机会。与此同时,高度的开放性也和增加社交与性方面的成功有关。然而,这些好处趋向于在很多历史年代中被自然夸大和在地理政治的背景中被艺术化地高估。而在其他一些时间和场合,特别是在一个群体为生存而挣扎时,则更加需要有实际经验和有能力的品质。

  而高度神经质的人,在遇到真正的威胁时,他们的警惕性比很多懒散个体的心不在焉态度更能保护自己。

  当你越是了解自己的人格,就越是明白它们的利弊。应该说,在某种程度上人格也可以改变,但我们最好能认识到,几乎每一种人格档案都有一种对应的最佳环境。所以,假如你对自己的人格不满意,为什么不试着去改变一下你所在的小环境呢?

本文来自家庭医生在线论坛,由网友发布,本站仅引用以提供参考,不代表本站赞同文章的观点。如您认为本文在内容和知识产权上侵害了您的利益,请与我们联系:020-37617988 。

© http://jkcp.bdwlc.com  食疗养生网    版权所有